Lyrr viva tou conquieta,Aeterrno amora.

快19年了,把今年的事情整理整理讲讲,清清爽爽到下一年去。不是虚构,是真实的事情。

写在前面的提示:谢谢大家,但是不需要任何同情和安慰,我只是单纯讲讲故事而已。

我欠小兔崽子一条命。

当时是十月份国庆假期,我回了趟家,和儿子约学习局。在星巴克坐到四点多,他看眼手机,说有一对学弟学妹正好从动车站来,都是高中非常亲近的朋友,四个人就在附近选店吃晚饭。

那个地方类似于万达,不过是开放式的商业广场,一溜过去灯火辉煌,都是餐饮店。但是再往外走一点就是居民区,灯就没有那么亮了。

我们四个人吃完饭,设计专业的学妹说她有个作业,是在附近找国旗,然后拍张图回去分析构图。我们想想行,我和儿子就陪人站起来,留学弟看包。当时大约八点左右,我想起来靠居民区的地方应该有旗杆,两个女孩子就挽着手往那边走,小兔崽子跟着。走到一半他想起来手机没拿,就几步路的事情,我们就点头说你拿了回来吧。等于俩落单姑娘往暗处走。

他走了,我跟学妹一边聊天一边找国旗,走到稍微暗一点的地方以后,我突然听见背后有两三个男人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大声又放肆。

“你说那个白衣服的?”

“哦哦边上那个穿裙子的好看。”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上去人拉了就走不就行了吗。去啊!去啊!”

听清之后,我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因为附近只有我们两个落单年轻女性。

描述一下当天我们的衣着:学妹白色短袖,长牛仔裤和运动鞋,我因为出门见客,红色格子到膝连衣裙,绑带高跟。两个人都是淡妆。为了避免某些人误会,我讲一下那条裙子是ELand的夏季款,有好奇的可以自己去查查他家的裁剪风格。

如果那群男人马上动手,我们可能还可以拖延一会儿,但是跑肯定只有学妹能跑掉。绑带高跟跑不快,脱下也很难。

学妹对身后的事情还一无所觉,一直在找构图,又往前走了两步,小兔崽子安静而迅速地走了过来,贴到学妹身边。身后的声音变成了:“你别管那个男的,上去E了就D回来。”(查了一下,是游戏里的定身和闪现热键)

“嘿嘿嘿肯定打不过你的。”

“就拉个人嘛!”

我不敢再听,绕过去站到他身边,伸手搭在他肩膀上:“后面那群男的在说我和学妹。”

他不动声色:“我知道。不要回头。”

等到后面的声音知难而退,消失了以后,我才发现自己的背有多僵硬。我转过去叫学妹:“刚刚后面有群男的想拉我们两个走。”

她的脸色一下变了。

后来有天我在电话里问这个事情,说当时后面有几个男的?我听到有两三个。

他顿了顿:“不止,至少五六个。”

我欠他一条命。

我不知道怎么对这件事情评价,注意安全这些话语都是老生常谈,我只知道我当真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我遇见过动车上偷偷凑过来的男性,也不得不在坐公交时学会背靠栏杆,但是这样公开场合被尾随,幸好最后是未遂的骚扰是第一次。无论如何,只要遇见一次,就可能是深渊。

我真的很不愿意提醒大家注意安全,小心保护好自己,美丽是恩赐,而非原罪,不是他人可以对此肆意妄为的根本。这般战战兢兢的生活,多么令人失望啊。但是还是提醒大家,为了不受伤害,请结伴而行,保护好自己。

又:大家误会了……这个小男生二十了……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镜面迁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