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rr viva tou conquieta,Aeterrno amora.

【分析】愿那雕像永存-圣星教会全人物隐喻解读

首先在最开始,热烈庆祝圣星(硬核)教会全员落地!

终于可以开始打这场硬仗了,老墨阙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唧呀。在这篇分析里我会对圣星教会近全员(赛斯另外开篇分析,见:【分析】无良神官皮皮赛-浅析赛斯人设)一些细节人设进行解读,不得不说他们的人设都非常有趣,值得分析。黑喂狗↓

 

相关人物:格雷穆伊萨克,瑟雷斯伊斯卡里奥,赛斯

以下内容以多条个人剧情,教会四线,羽弥三线为基础,包含一定量剧透,介意请自行避让

本篇仅针对各种隐喻与象征进行解读,不对未来主线提出猜想,也请不要在评论区提及其他主线猜想

【高亮贴士:以下内容全部都是个人分析,不代表官方,难免会有错漏,非常欢迎评论讨论,有错误也请不要犹豫地指出,所有分析长期保持更新】

——————

Justitia omnium est domina

天下正义即神

Mundus est dei,viva statua

尘世属于神,愿那雕像永存

《Justitia》

 

前言:

11月25日,随着最快进度条件下伊斯卡里奥落地,圣星教会(这个神器使窝)全员到齐,玩家们(和华彩祭dalao们)迎来了一波狂欢。

在之前的几条主线中和我们一一见面的神器使此次终于可以真正入手,其个人主线中,角色展现出的全新一面也让角色推们发出了“抛瓦!”的声音。

但是在享受支线内角色的多面性同时,文案在其中同样加入了许多有趣的隐喻。以下将逐一展开叙述。

1.格雷穆&伊萨克

 1.1格雷穆&伊萨克姓名分析

格雷穆作为伊萨克的监护人,从乌鹭线开始出现(而且非常惨兮兮地连着两回大便当……),但是在教会四线中,我们才和他有了第一次正面交集。这位高大沉默的男人在伊斯卡里奥手下被虐杀,从而引发了伊萨克的狂暴化,成为真正的灾厄之种。在个人支线,格雷穆和伊萨克的羁绊令人动容:

“对于格雷穆来说,这就是世界的终结。”

格雷穆这位异端处刑官,不仅仅是伊萨克的监护人,更像一位父亲。而文案非常明显地给出了提示:

亚伯兰这个名字可能并不是那么出名,但这位人物还拥有另一个名字:

“多国之父”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原名亚伯兰,后来为神所赐名。他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先知,是上帝从地上众生中所拣选并给予祝福的人。这位圣仪的先知原居于苏美的吾珥,后迁徙到哈兰,再和跟随他的众人往迦南地去。

神要亚伯兰前往“我(神)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并承诺"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使亚伯兰“成为大国”。亚伯兰便到迦南的示剑,并在摩利橡树的地方受到神的启发。

耶和华对亚伯兰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亚伯兰便在那里为神建了一座坛。从那里又迁到伯特利的东边的山,支搭帐棚;西边是伯特利,东边是艾。又在那里建坛奉献给耶和华,求告耶和华的名。自此之后便渐渐迁往南地去。

在文本当中,亚伯兰不仅仅有了多国之父这个寓意,重要的他还与伊萨克(即以撒,Issac)有特殊的联系。

亚伯兰多年无所出,于是在亚伯拉罕99岁时,神明向他显示神迹,并以割礼订立契约。在他百岁时,妻子撒拉为他诞下了嫡子——以撒

以撒这孩子命运多舛,年纪轻轻就要变成祭品,这也就是为什么伊萨克被称为“献祭的野兽”。

有一日,神明为试验亚伯拉罕的信心而呼叫他,命他将爱子以撒作为牺牲献给神明。笃信神的亚伯拉罕甘愿忍受这一残酷的天命,带着孩子和祭具到摩利亚山上去行祭。

父子俩到了山上,亚伯拉罕作好一切准备,正欲将儿子放上祭坛动刀砍杀时,神的使者从天上呼叫他,天使说:“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也不可害他。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因为你没有将你的儿子,就是你的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告诉他这是上帝的磨练。这一考验超出了凡人的最大限度。从此,神便授命亚伯拉罕为世上的代理人。

这一点在支线中如是呈现:


 请注意这里出现的人物,后续谈到伊斯卡里奥时,会提出为什么由枢机卿进行谴责。

这位格雷穆的“长子”,“亚伯拉罕”的“以撒”,正是廷达罗斯猎犬的持有者——伊萨克

(不知道有没有人玩过以撒的结合系列,那个故事可没有这么温情脉脉……硫磺火和猫套很好用,真的)

以下部分特别感谢宁木和老王:

格雷穆此时使用的名字,正和他通讯终端中的签名:像尸首一样服从 一样。格雷穆的英文为Golem,即魔偶,在支线中表述为石像兵

(以下来自维基百科)

魔像或泥人(Golem,直接音译为戈仑)是传说中用巫术灌注黏土而产生自由行动能力的人偶。“Golem”一词曾在《圣经·诗篇》(Psalm 139:16)中出现过一次,原词为גלמי‎(galmi)。同中世纪文学一样。在这里本意是“原料”或“未成形的物体”,寓指上帝未塑造完全的人类

除了名字中父子的双重寓意以外,格雷穆和伊萨克的神器也有所联系。

1.2格雷穆&伊萨克神器分析

伊萨克作为献祭的黑羊,与白羊羽弥同样是灾厄之种。他的神器是廷达罗斯猎犬,来自克系神话的奇异生物。没有人能描述它的形态,因为看到它们的人,呃,都凉了……

这种“猎犬”是不死的,一旦别的空间或时间的生物遭遇到它们,它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紧紧地跟踪他们,穿越一个又一个时间或空间界限,直到杀死猎物为止(看看让我嗷嗷大哭的守夜人结尾就知道了)。它会穿越时空的限制来追踪猎物,大概可以归类为高维度生物吧。

实际上,廷达罗斯猎犬并不是可爱的(会给你端上特浓加苦咖啡的)狗狗,只不过是因为它们善于追踪,才有了猎犬之名。但是为什么作为教会人,就算这个硬核教会再混搭再克制赛斯,他的神器却和璃璃子的星之彩一样出自克系?

因为他的神器和格雷穆相关。

格雷穆的神器是千棘枪Gea·Bolg,来自凯尔特神话的诅咒之枪


 这柄枪来自于库丘林(是的,就是那个你们高呼好使的狗哥……),由斯卡哈转赠而来。有趣的是,在游戏文案中,盖伯尔加之枪有一个出鞘必定收割生命的设定,但这个设定并不属于盖伯尔加,而属于一个前一期角色的神器设定:凛雾的神器——赫格尼之剑

暂且抛开这个混乱的设定不谈(话说圣星风俗是不是除了硬核还有个混搭),格雷穆和伊萨克之间的关系正是通过这一柄处刑之枪来体现的。

伊萨克的神器选择缘由并不在所谓的追踪,也不在克苏鲁神话,而是因为这个名字。

猎犬

在凯尔特神话中,狗哥这位恣意纵情和老格真是形成鲜明对比的战士原名叫做瑟坦特(Setanta),在他7岁的时候,他失手将著名打铁匠库兰(Culann)家的猛犬杀死,为了补偿这次过激行为给库兰带来的损失,他向库兰宣誓在训练出可替代的猛犬前会守护这位铁匠。此后,人们便称他为“库兰之猛犬”(对,就那件2c影装),即是库丘林

正是因为库丘林有这样失手杀死猛犬的经历,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会成为格雷穆神器的来源。也不难理解教会四线中,格雷穆为何成为了猎犬的追逐者。

献祭的野兽只能,也必须死在格雷穆手中。

除此之外,库丘林还因为被人设计,三次抛出手中的盖伯尔加之枪,从而杀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收割了自己的生命。这柄枪了结的,是父子两人的生命。

在黎明线中,格雷穆举起长枪时,他的形象便已经和库丘林重合。

“别害怕,伊萨克。”

“我会陪着你。”

(父子俩的串串香结局太要命了,我捧着手机哭成傻子)

 

1.3 格雷穆支线文本分析

老格支线简直是大型教会线BLC,里头到处都是经典。比如说第一部分中格雷穆受洗部分来自于《玛窦福音》的改编,这部分我在以前的赛斯形象分析和白羽线分析里都写过了,不再赘述。有兴趣的旁友可以去我lof翻翻。

下面的两句话中,伊斯背的内容同样有典可循:


 
 第一句并不那么确切,可能是翻译版本不同或者进行了改编,语出《罗马书》5:12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第二句语出《诗篇》21:11

你必从世上灭绝他们的子孙(原文为“果子”),从人间灭绝他们的后裔。

这几段文字在支线中反复出现,然而亚伯拉罕却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因为唯有生命,才非虚妄。

 

2.瑟雷斯形象分析

重装修女瑟雷斯,圣星教会里唯一的女性神器使,平静温和的表面下涌动着危险。相对来说,她是教会中元素不那么多的一位成员,但是关于她的一些细节依然值得解读。

2.1瑟雷斯姓名分析

关于这位修女的姓名,我提出了如下几条猜想:

1.瑟雷斯即特蕾莎 Teresa

Teresa这个名字是非常普遍的女性名,而且经常与修女相联系。比如西班牙修女圣特蕾莎,以及贝尔尼尼以她的传说创作的雕像《圣特雷萨的沉迷》


 自从那位悲悯的修女被奉为圣人以来,这个名字似乎就成为了修女的代名词,比如某位会拿犹大打你头的世界第一可爱……

但尽管有可能是翻译不同,这两个名字之间多少有出入。因此,瑟雷斯这个名字可能脱胎于另一个名字。

2.瑟雷斯名称来自于希腊地名

在进行下一步阐述前,先来展示两张图


 
 第一张图是守夜人结局CG的截取,而第二张图为卢浮宫珍藏的胜利女神像。背生双翼,一足前跨且无头,二者姿态何其相似。

胜利女神像是这尊雕像最为人知的名称,事实上,她还有一个名字。

《萨莫色雷斯的奈姬像》

这尊雕像出土于萨莫色雷斯岛,雕刻的是希腊神话中的奈姬女神。

我们有理由相信瑟雷斯的名称和这位胜利女神有关系,因为她的神器伊南娜之锤矛原属苏美神话体系中的天女,这位女子拥有丰饶、战争等多重属性,奈姬则与希腊神话中的战争女神雅典娜是一对表姐妹,相辅双生。

2.2瑟雷斯神器分析

瑟雷斯的神器来自于上面提到的那位天之女主人伊南娜/伊什塔尔,这位女神在古代巴比伦和亚述宗教中象征金星,同时也是司掌爱情、生育及战争的女神,伊什塔尔的形象一般为脚下踩着狮子,手中持有谷物(和德墨忒尔有点相似)。与游戏中单个锤矛形象不同,她其实拥有的是多头锤矛

伊南娜具有多面性,在史诗《吉尔伽美什》中,这位女神向金闪闪求爱不得(莫瑞甘对库丘林也干过这事儿……),向父亲求来了天之公牛降下惩罚(对,就是那个晏华毕业装),又不成,结果害死了他的好友小恩(……)

和伊南娜有关的影装不止这么一件,她的故事还有一位男主角——坦姆斯(Tammuz,“唯一的儿子”)。这是她的儿子兼丈夫,植物之神。伊什塔尔杀死了他之后,人间就长不出谷物,于是她独闯冥界,穿越七重门(又是一件法装核心装)带回了丈夫。自此春日重来,因为夫妻俩从冥界归来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看那首诗《伊南娜下冥界》

巴比伦人认为肥料代表坦姆斯残碎的尸体,施肥代表坦姆斯用自己的血肉(牺牲)滋养土地。有趣的是,结合瑟雷斯的个人支线,这位修女正是在死者的尸体上种植花朵,当花朵盛开,生命便进入了新的轮回,也就是伊南娜携丈夫归来。

与伊南娜相关的资料非常庞杂,我甚至看到了她就是童贞女玛利亚原型的说法,不知道可信度有多少,姑且存疑。在游戏中,拥有着锤矛,胸前以金星装饰的这位修女是一位旁观者,看顾着生与死,却从不插手。

因为唯有生命,不可动摇。

(不敢写太多,跑了:D)

 

3.伊斯卡里奥形象分析

搓搓手,终于到我们亲爱的素鸡卿了!伊斯卡里奥无疑是圣星教会里背负意象最为丰富的一个角色,不仅黑,还真香↓


 就算他大招老被打断我也爱他

早在白羽线分析中,我就已经对伊斯卡里奥进行了初步的分析(见【分析】这是忏悔之日-羽弥线全人物隐喻解读)。我当时分析伊斯所用的武器是朗枪,非常快乐,我的分析是正确的。因此这一部分不再展开叙述,仅增加一小部分:

【以下再次感谢宁木】

伊斯卡里奥作为白化病患者,病程伴随着视力弱化,而朗枪的传说中,耶稣肋下飞溅的鲜血使失明者复明,可能也含有这一层意思。

我抽卡之前对着伊斯拜一拜,是不是就能出孔老师了?(做梦)

以下正文↓

3.1伊斯卡里奥称号分析

伊斯卡里奥这位枢机卿从头到尾都非常犹大,名字神器之前写过了,今天来写写称号。他的称号是ⅩⅢ(真麻烦,还要找输入法……),即罗马数字的13。

十三这个数字在西方的说法层出不穷,众说纷纭,然而有一点是一样的:代表着厄运。比较靠谱的说法是因为最后的晚餐一共有十三位客人,而在这次晚餐后,耶稣死于出卖。另有代表地狱和魔鬼的引申义。

还有一种挺不靠谱的说法,13的厄运意义出自亚瑟王相关故事,因为亚瑟王与他的十二圆桌骑士最后结局都比较的……嗯……

对于13的厌恶在西方很容易见到,比如一些电梯没有13楼,或者跨洋航班没有13排,类似于我们买房子喜欢买八楼避开四楼吧。

3.2伊斯卡里奥支线文本分析

这——可——忒——难——写——辽——

 

【高亮提示:这一部分有大量猜测,完全不能排除过度解读,欢迎讨论】

1.


 伊斯每一次说话都多少有些隐喻,比如这一句中的“聚沙成塔”,有可能使用了巴别塔这一隐喻。

巴别塔,即巴比伦巨塔,是人类妄图触碰神颜的僭越之举。

《旧约·创世纪》11:4

他们又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

11:9 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巴别即变乱)

这样一座高塔在后世画作中多有体现,亦广泛作为人类不自量力的象征之一。结合伊斯支线的“蝼蚁”一词,也许能有更多的感触。

2.


 伊斯卡里奥所提起的号角吹起的时刻,在白羽线的最后一日也会出现:号角般长鸣的警报响彻交界都市

这里的号角出自《圣经·启示录》第八章到第十一章,原文过长就不放出来了。总而言之,每当一位天使吹起号角,就有一样灾祸降落到地面上。这里与主线、格雷穆支线相联系,那无疑就是最大黑门开启的时候,献祭的野兽挣脱束缚,审判之日已然降临。

3.


 
 这两条文本分别来自于伊斯卡里奥个人支线的HE与BE,所代表的意义出自同一处经典,即《约翰福音》

48 我就是生命的粮。

51 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

52 因此、犹太人彼此争论说、这个人怎能把他的肉、给我们吃呢。

53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

54 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

55 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

56 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

57 永活的父怎样差我来、我又因父活着、照样、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着。

BE支线在从梦中醒来后,伊斯卡里奥会提及“有意思的圣餐礼”。在基督教的圣餐礼中,面饼为圣体,红酒为圣血。饮下指挥使的伊斯卡里奥,此时背负的不仅仅是罪孽之名,还有信徒的寓意。结合羽弥三线,指挥使的耶稣身份在这条支线中被进一步敲定。

同期出现的教会双S,格雷穆是洗礼,而伊斯卡里奥是圣餐礼,两者接受了基督教的两大圣礼

【另:影装-天之玛娜的铭文出自于《约翰福音》6:33,和上述文本出自同一章节(我宣布这是伊斯卡里奥专属影装了)

4.


 这一段来自于【奥】卡夫卡《变形记》,一个推销员(卡夫卡自己就是个保险业职员)一觉醒来变成了甲虫(而不是跳蚤,可能是文案失误或者译本不同)的故事。这本小说可称集荒诞之大全,是他最著名的作品。被伊斯卡里奥用来形容世界融化瘫软的荒谬场景,可以说恰如其分。

5.伊斯卡里奥“无尽的茶会”和“爱丽丝”

茶会和爱丽丝,都出自于【英】刘易斯《爱丽丝漫游仙境》,但是在游戏中,另有其他的联系。

在游戏最一开始,这个彩蛋就已经埋下。谜之钥房间中有个垃圾桶,点击后可以看到许多荒诞的梦境文本。一开始我们将其解读为穆娅的幻想故事,很明显,在伊斯卡里奥的个人支线中,这一部分终于开始填坑辽!

因为这部分可能涉及主线猜想,篇幅所限不展开叙述,有兴趣的旁友们自己去看就好:D

6.零碎小点(和伊斯没有太大关系,姑且放在这里)

如果赛斯的名字是Seth,他可能来源于亚当的第三子。当该隐和亚伯兄弟阋墙时,这个儿子出生。他名字的意思是“恩赐”,神为了补偿亚当与夏娃而赐的人,是替代亚伯而出生的。所以他也曾被伊斯卡里奥当胸一枪,承接了犹大的背叛。

赛斯的生日在12.24,平安夜,一个和圣者诞生息息相关的日子。

3.3伊斯卡里奥身份分析

前文提到的为何由伊斯卡里奥出面此处可以得到解答:通过梦境,伊斯卡里奥创造了自己的箱庭,尝试蜕变为新的幼神,因此他可以同时自持为神的代言人和神明向格雷穆提出嘲讽。

不过这部分依然涉及主线猜想,不再多提。

此时此刻,给伊斯卡里奥卿点一首红玫瑰↓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红线里被软禁的红(不是)

 

年幼的伊斯卡里奥立志为神明清扫箱庭,消灭残缺,老朽,病痛,偏执。

可无暇的白子,从最一开始就陷入了偏执的旋涡。在他眼中,众生皆为蝼蚁,可尽管他教义优秀,计划缜密,他也永远不会明白他的同僚们为何如此坚定地走向死亡,为何他从未成功。

因为唯有生命,不可轻视。

 

结语:

格雷穆和伊萨克沉默的温柔,赛斯不羁的微笑,瑟雷斯的旁观与中立,伊斯卡里奥金黄眼瞳下的勃勃野心。

无论是哪一个角色,至少此时此刻,我们可以相信他们在这幼神的箱庭中追寻着意义,即使是站在叛逆最高点的枢机卿,他也有自己无法放手的期望。完美与裂痕,坚持与软弱,每一个角色都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走向既定的结幕。

然而就算木偶演员们一个个都无法抗拒命运的洪流,他们依然努力地抓住了现在,新的可能交织缠结。我们可以相信,终有一天,全新的未来将会像种子冲破地面,挣脱永恒的轮回,迎来未来。

因为唯有生命,永远自由。

 

-End-

 

以下是一些随感,比较长,可以不看。

特别感谢枢机卿群和亲友们的帮助,这一篇分析没有他们的帮助不可能出现,尤其感谢老王和宁木,她们为我提供了许多猜想和资料,这篇分析若是没有她们,将会有巨大的缺憾。

在我动手写这篇分析的前一天,我儿子,我的挚友,遇见了重大的变故,生命的离去那样迅速,我们怎样也无法抓住。当天早上七点半,我在惊慌中接起他的电话,迎面而来的,是困兽般嘶哑的呜咽。

我发出停止更新的通知,做好了用一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去安慰他的心理准备,也许,这段时间还会更久。

然后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用我无比惊讶,也无比令人心酸的速度调整状态,停下眼泪,平静地接受了一切。他告诉我:不需要哭,会相见的。

七都是个独特的游戏,它始终都在冲突,在逼迫玩家做出抉择,是选择生还是死,小我与大我,个人与世界,不同的选择都将引向不同的结尾。我在一个周目中同时走了瑟雷斯,格蕾莎和格雷穆三人,这三个支线中,尤其是修女的故事令人忍不住停下来,调出文本重看一遍。生和死到底有怎样的边界?没有人能够解释,信仰所展现的重生的未来也难以被证实。我们将会有机会和亡者们见面吗?

箱庭与箱庭交叠,我们是否正处于其中的一个维度中?开启箱庭的钥匙又在哪里?

无论如何,我始终相信轮回并不是无尽的闭环,而是不断延伸的螺旋。也许有时看来,我们正在原地踏步,甚至不断倒退,但任何微小的积累都会改变一些什么。

终有一日,我们将冲破禁锢。

我这样相信着。

评论 ( 31 )
热度 ( 805 )

© 镜面迁溯 | Powered by LOFTER